草莓app色板

  

ps:今天的第二更,我还在努力,也求大家多多支持,投几张月票,拜托了。

水月莲华,指的是盘中的场景。此时此刻,素白淡雅的盘子,在月光的照射下,忽然折射出一幅虚无缥缈的图案。

图案十分的朦胧,但是大致可以看得清楚,那是一朵栩栩如生的莲花。

不过稀奇的是,这朵莲花并不是实物,而是由光影组合而成,有几分虚浮立体,在月光的映照下,才折射在半空中成型。

月水如水,水中飘莲,水月莲华,如真似幻,名副其实。

雪晴少妇看呆了,忍不住伸手一摸,却直接摸了个空。这时候,她才彻底的清醒,眼中惊喜交集,又有点儿骇然道:“祁象,你这盘子……什么来头?”

“小哥,开灯!”

祁象转头吩咐一句,这才笑吟吟道:“雪晴姐,现在信了吧。我说了,带一件宝贝过来让你鉴赏,绝对不会骗你的。”

“信,当然信。”

包厢灯光重新亮了,雪晴少妇定晴再看,只见盘中的莲花光影,也随之淡化消失。这虚实相间的情节,更让她惊叹:“小祁,这东西……这宝贝,太神奇了吧。”

“看起来神奇,其实说穿了,无非是釉的作用而已。”祁象微笑道:“这是新研制出来的新型釉方,往釉料之中添加了一些特殊的成分,然后在给盘子施釉的时候,刻意涂成莲花状,等到瓷器烧成,自然有这样的光学异相。”

祁象说的绝对是大实话,没有半点谎言。

雪晴少妇听了。也逐渐的冷静下来,眼中流露出精明之色:“小祁,这事恐怕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吧。反正据我所知。全国……不对,应该说全世界。都没听说有哪个瓷器研究中心发明了这样的新型釉方。”

“因为这种釉方不好调配,成本比较高,材料又稀少,暂时没有办法扩大生产。”

祁象解释道:“所以就目前来说,这样的瓷器,也算是具备了唯一性。俗话说,物以稀为贵,雪晴姐你觉得。这样的东西,可以到什么价?”

“……不好说,真不好说。”

雪晴少妇认真想了想,沉吟道:“这应该归于创意瓷的类别,要是出自有名的工艺美术大师之手,再运营一番,几十万,上百万,不是什么问题。”

“没到那个地步。”祁象摇头:“盘子虽然不错,却不是大师做的。”

“看出来了。”雪晴少妇点头道:“盘子太刻意规整了。感觉应该是普通陶艺师塑形的,充满了匠气的感觉。”

“没错,就是这样。”祁象老实承认。他倒是想请大师出手,却没有那么多钱啊。

“所以就没有卖点了,只能依靠盘子本身的质量取胜。”

雪晴少妇精明计算道:“尽管新型釉方是个不错的噱头,但是那些富豪可不会认这个,他们更推崇‘艺术’。”

“你这盘子,可没有什么‘艺术’价值。”

雪晴少妇含讥半讽,祁象却明白,这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富豪们的“艺术”品味。

“当然。富豪是指望不上了,但是拍卖会上。也有不少明眼人。”

雪晴少妇话峰一转,分析道:“比如说一些艺术品经纪人。还有一些资深藏家,或者科研机构、窑厂的陶瓷师,他们对于这件东西,肯定感兴趣。要是运气好,多几个人争,拍个二三十万,应该不是问题。”

“才二三十万?”祁象眉头一皱,价格远远低于他的预期。

“二三十万不少了。”雪晴少妇嫣然笑道:“足够我一个月的花销了。”

二三十万一个月?

祁象额头不由得冒出一丝冷汗,可怕的女人……

“你这是什么眼神?”

雪晴少妇顿时怒了,娇嗔道:“女人容易么,买个包包,买几盒化妆品,再弄个镯子,连衣服鞋子都没买,二三十万就没了。”

“真……不容易。”祁象只有感叹的份。

“哼!”

雪晴少妇媚眼一白,执拿餐刀在牛排上狠狠一切,愤然道:“你们这些男的,整天要求女人素颜、漂亮、有气质,温柔、贤淑、不物质。”

“也不想想,这些要求,本来就十分矛盾,普通人谁能做到?”

雪晴少妇没吃牛肉,只是喝了红酒,一针见血道:“说白了,就是你们男人不舍得花钱而已,才找了诸多借口。”

“……”

祁象眼睛一眨,很明智的转移话题:“雪晴姐,我们还是谈谈盘子吧。”

“不是谈妥了吗?”

雪晴少妇随口道:“类似这样的创意瓷,也算是比较少见,想必公司不会拒之门外的。明天我推荐一下,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谢谢雪晴姐。”

祁象拱手拜谢,然后笑道:“那这一箱东西,就全仰仗您了。”

“好……等下,你说什么?”

雪晴少妇忽然反应过来:“一箱?”

“是啊,一箱。”

祁象微笑道:“一箱,三百六十件,全套!”

刹那间,雪晴少妇的素手一颤,多少有些吃惊:“小祁,你没开玩笑吧?真的是一套,而不是一件?”

“雪晴姐,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开玩笑。”祁象正容道:“你觉得,实验新型釉方,会只做一件而已么?”

“这个难说,毕竟又不是我实验……”雪晴少妇急忙问道:“你说的一套瓷器,都包括些什么?”

“餐具、茶具、文房器皿。”祁象列举道:“杯盘碗碟、汤匙勺子,还有笔架、水盂、笔洗、纸镇之类的玩意。”

“那些东西的品质,都与这个盘子相同吗?”雪晴少妇追问,眸中隐约流露光彩。

“完全一样。”祁象保证道:“这个盘子,那是我随手拿出来的,并不是精心挑选。”

“其他东西呢。带来了吗?”雪晴少妇不置可否,没有亲眼验证,她肯定不会轻易相信片面之词。

“搁酒店里了。”祁象据实道:“请你吃饭。总不能全部带过来吧。”

“……吃饱了。”雪晴少妇干脆利落的放下杯子,起身招呼道:“走。去酒店。”

祁象一看,顿时哭笑不得:“姐,至于这样急么?”

“至于!”雪晴少妇振振有词:“饭可以随时吃,但是职业病犯了,就一刻也不能耽搁。走了,回头我请客,让你吃个够。”

祁象耸肩,从善如流。结账而去。

在餐厅的附近,就是祁象落脚的酒店。他定了一个套房,一大箱瓷器,就搁在套房的客厅之中。

“就是这个?”雪晴少妇一进门,就看到了地毯上的箱子。

“对。”祁象走了过去,直接把箱子打开,再掀开表面一层海绵,刹那间一抹莹光就如水波洒泄,一点一点的溢漫。

“哇。”

雪晴少妇凑过来一看,忍不住轻呼一声。然后责怪道:“这样珍贵的东西,你居然像是堆叠咸鱼一样排放,不怕压坏了呀?”

“这些东西。质量还是不错的,没那么容易坏。”祁象解释道,就发现雪晴少妇根本没有听进去,只顾观赏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瓷器,当下他识趣的闭嘴不言。

一件件瓷器,被雪晴少妇拿了出来,再逐一摆放地上。

转眼之间,宽敞的客厅满了,再也没有落脚之地。无奈之下。祁象只得盘腿坐在沙发上,开口道:“雪晴姐。东西都差不多,不必一件件检查吧。”

“你懂什么……”

雪晴少妇专注的研究一个杯子。口中说道:“每一件东西,都有细微的差别,不可能完全一样。不检查清楚,我也不安心。”

“好吧。”祁象无话可说,毕竟雪晴少妇可是拍卖公司的质检员鉴定师。鉴定东西,那是她的本行,不让她看完,她反而不高兴。

三百多件瓷器,逐一看了一遍,也费了一个多小时。祁象在旁边百无聊赖,但是乐在其中的雪晴少妇,脸上却散发出喜悦的光亮。

看完之后,雪晴少妇定了定神,好奇打听道:“祁象,你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雪晴姐,你个你就甭问了,我不能告诉你。”祁象轻笑道:“不过我可以保证快描人成app免费,这些东西的来路正当,绝对没有半点问题。”

“……没问题就行。”

雪晴少妇理解点头,她也明白一些规矩,觉得这些东西,那是祁象受人之托转卖的,有保密条约,自然不能随便泄露顾客的*。

“雪晴姐,东西都在这里了。”

此时,祁象也趁机求教道:“你觉得,应该怎么运作,才能够让它们价值最大化?”

“……上拍,全套上拍。”

雪晴少妇毫不犹豫,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一件两件,成不了气候。但是数量足够多,就很容易形成规模,能够渲染浓厚的气氛。”

“啪啪,啪啪。”

祁象忍不住拍手鼓掌,叹声道:“雪晴姐,我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皮厚。”

雪晴少妇娇媚白眼,婉然笑道:“你是英雄,我只是小女子。哎,你明明已经把一切算计好了,还来套我的话。这样秀优越,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姐啊,你冤枉我了。”祁象连忙叫苦:“我是这样的人么?”

“把么字去掉,你就是这样的人。”雪晴少妇抿嘴一笑:“好了,不和你扯。你自己把东西收拾一下,明天带去公司找我……”(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