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水里有小蝌蚪是什么意思

  

话说起来,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召唤梵琳洁茜了。

想起了那位魅魔少女,艾尔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抹笑容,也幸好此时魅魔少女并不再这里,不然要被对方看到艾尔脸上那可爱十足的笑颜,一定会用力狠狠地将艾尔抱入怀中一直到对方喘不过气的程度。

如果艾尔不是魔王天使血脉的话,一定会是一场怀中抱主杀的人间惨剧。

不过也没有办法,出来之后根本就没有安全而私密的环境让艾尔可以进行召唤,现在的艾尔已经不再是生活在伐木村那个时候很傻很天真的艾尔了,虽然也许很多方面艾尔还是很傻很天真,但是他至少明白召唤一个魅魔少女被塞拉老师或者是小胖子看到的话,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如果是外人那么情况肯定还会更加糟糕。

等回去的话,再补偿梵琳吧,可以让她多抱自己一下。

艾尔这么想着,之前好不容易酝酿起的一点知道自己是恶魔后裔的时候的悲伤几乎连最后一点都快要烟消云散了。

这还怎么进行下去?

艾尔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纹丝不动的炼金阵式,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灵魂……

等等!灵魂!

艾尔猛然想起自己之前真的有见过灵魂,那还是在刚刚离开伐木村前往锡兰学院的时候,在路途之上,艾尔一行人遇到了一个少女的幽魂,那也艾尔第一次真正地见到灵魂。

现在艾尔还记得当时有一个招生老师拉奇哥哥在说,一般的环境之下人类凭借肉眼是看不见灵魂的,因为人一旦死去,灵魂便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而是进入了另外一个是世界,但是那个世界同这个现实世界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会交集到一起,当那个时刻,活人便可以见到死者。

当初见到幽魂少女娜丽曼的时候想来就是因为那种特殊的环境,而这个炼金阵式却并不是制造一个那样生死交界的环境,那种环境仅仅凭借一个这种简陋的炼金阵式是断然无法成功创造的,这个炼金阵式的作者其实是通过引导灵魂的力量让生者的灵魂和躯体产生瞬间的失错,在那个瞬间,可以让炼金术的施术者进入生与死的交界,这个时候炼金术师就可以看到死者的世界了。

在小胖子那本家传灵魂炼金术书上,这个炼金术是一个炼金术,也是最为基础的炼金术。

想想也是,假如作为灵魂炼金术,连本身的灵魂都无法观测到,那么还有什么办法展开下一步?

艾尔没办法去回想什么强烈的仇恨或者什么热烈的狂喜,但是他还记得当初见到幽灵少女娜丽曼时候当时那种特殊的环境,那种置身于生与死交接世界的玄妙体验。

仿佛是游泳一般,那种抖阴黄网记忆似乎来自于身体,被铭刻住了但却无法形容。

艾尔明白了。

面前的炼金阵式倏然也像感受到什么一样开始扭曲起来,仿佛一条从冬眠之中醒过来的慵懒的蛇。

艾尔重新睁开了眼睛,眼前便是死者的世界。

不,应该说是生与死交接的世界,既是活人的世界,又是亡者的世界。

但是猛一眼看上去的话,它又同艾尔平时所见到世界并没有非常大的区别,只不过所有的一切像是被一层梦朦朦胧胧的黑雾所笼罩,尤其房间里的角落,全然都是深沉的、漆黑的雾气,如同变成了深不见底的黑洞和静静地等待着吞噬生命的深渊巨口,凭空多了可怕的味道。

艾尔眨了眨眼睛。

周围的黑雾仿佛感受到了艾尔的动作,如同被搅乱的溶液一般活动起来,但是除此之外,艾尔并没有看到任何别的不同。

灵魂呢?亡者呢?

艾尔有些困恼。

这个炼金术宣称一旦释放成功的话,就可以看到身边的亡者和灵魂。

难道是因为这个房间里没有亡者的缘故?

艾尔想到了可能的原因,他站起身来去取下挂起来的斗篷重新披在身上,之后推开了旅馆的房门走了出去。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从旅馆大厅走出去的时候,整个大厅之内都没有什么人,旅馆的女侍者看到披着斗篷的艾尔还上前来询问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的,艾尔礼貌地谢绝了。

夜晚的大街同样空空荡荡,几乎看不到几个行人,全身上下都披着的斗篷的艾尔还被路过的巡警盯了很久,但是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对方并没有上前来对艾尔进行盘问。

这一切看上去倒挺正常的,但是对于艾尔来说,却完全不对。

灵魂呢?亡者呢?

怎么还是什么都没有?

从旅馆出来之后,艾尔已经穿过了好几条街,路过一家医院,一个市场,还有一个在夜晚看起来阴森的小公园,除了路过小公园的时候看到了一对不穿衣服抱着一起躲在灌木堆里打滚的奇怪男人之外,艾尔再也没有看到异常之处,飘荡的灵魂和逝去的亡者一个都没有看见。

如果不是现在在艾尔眼前的世界还被一层黑雾所笼罩的话,艾尔肯定会怀疑那个宣称可以看见灵魂的炼金术已经完全失效了。

总不至于在偌大的帝都里,连一个飘荡的灵魂和亡者都找不到吧!

艾尔四下张望,忽然,眼角处一个影子的闪动引起了艾尔的注意。

那是艾尔自己的影子。

此刻,在一盏孤零零的路灯的斜射之下,原本应该被拉抻成一条长长的线的影子,却一直在微微地扭曲着,抖动着,那种抖动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在传递害怕和恐惧之类的情绪,反而看起来更加像是在兴奋。

是的,就是兴奋,就仿佛是饥饿的猎食者发现心爱的猎物时候的兴奋、喜悦,而想要扑出去的跃跃欲试。

斗篷之下,艾尔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但还没等到艾尔对自己冒出来想法进行更多思考,变故途生!

艾尔的影子在一瞬间急剧地开始扭曲变形,仿佛是一张拉满了的弓弦将箭矢射出去一样,一个深不见底的影子如同离弦之箭一样从艾尔的影子里朝外电射而去!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