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让你懂得更多

  

进入宫殿,祁象目光环视,就轻易察觉。整个大殿,看似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房间厢房。其实这只是视觉上的障碍,实际上殿中布满了阵法。

一个个阵法,不仅仅是禁制,恐怕更是分割空间的屏障。

不过,可惜的是,这屏障太过玄奥。祁象研究了许久,却不得其解。

“也是……仙人的手段,岂是那么容易破解得了的?”

半晌之后,祁象苦涩一笑,逐渐死心了。一颗火热的心,被水浇凉的感觉,真不好受。但是,实力不济,他也束手无策。

这个时候,祁象也有几分明悟。如果说,大殿之外的禁法,那是一层关卡的话。那么殿中的禁制,就是另外一层保险。

毕竟仙人的住所,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意进出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没有相应的实力,估计也没有进入大殿的资格。

祁象叹气,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绕行一圈之后,不得不放弃。就算他知道,在大殿空间之中有禁法的存在,但是却没有破开禁法的把握。

最重要的是,谁知道这些禁法,到底是防御的禁法,还是攻击的禁法。

要是被动防御禁法,那倒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要是攻击性的禁法,他岂不是要倒霉,被轰杀成渣怎么办?

所以,为了安全着想,祁象觉得,有必要谨慎行事。再说了,有些事情。不必急于一时,等他的实力提高,一切自然水到渠成了。

祁象自我宽慰,心情也慢慢地好转。

毕竟。就算大殿中的机密,没有完全的破解。但是整个宫殿,到处充塞了浓厚的灵气,这可是修行的圣地啊。

在这里修行一个月,或许能抵外面的数年之功。

“早知道能够进入这个地方,还发展什么灵境……”

祁象皱眉。在琢磨着,要不要把田十召集回来,进入这里修炼算了。不过,想要把整个洞庭山宫据为己有,还有一个问题,急需解决。

那条龙……

灵江之中的那条蛟龙。为什么要帮自己?

祁象陷入沉思之中,那龙到底知不知道,在界门之后,就是洞庭山宫。要是知道的话,它为什么不自己进来?是由于界门有禁法,不允许它通过吗?

所以,它帮自己自己。好让自己反过来拉它一把?

一时之间,祁象思绪万千,千头万绪,让他理不清楚。

“嗯?”

忽然,一阵心灵上的波动涌现,让他愣了一愣。

这是……心血来潮……

“什么情况呀?”

祁象隐约觉得,似乎有什么与自己相关的事情发生了。他心中一动,身体在大殿之中轻轻一闪。整个人就消失无踪。

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岳阳城外。

由城外,进入仙宫大殿,那是千难万难。但是在宫殿出去,却是轻而易举。

这种单向的传送,端是神奇。

不过这时,祁象顾不上感叹,只是抬头观望。却见这时,晴空万里无云,炽烈的阳光,辉煌灿烂,光热交织,让人不敢直视。

盛夏酷暑,还是仙宫之中比较舒适。

当然,祁象现在,已经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再毒辣的太阳,也伤不了他分毫。真正让他觉得心头悸动的,却是高空中的一个黑点。

万丈高空之中,一个淡淡的黑点,飞快的挪来。

近了,祁象也随之看得清楚明白,那黑点是只鹰隼。

那是一只异常雄骏的鹰,体长超过半米,两只漆黑翅膀张开,约有两米长。

在那乌黑发亮的翅膀上,还有一些淡白色的斑纹。当神鹰在空中翱翔的时候,那矫健的动作,就像小型轰炸机似的,十分帅气、漂亮。

“这是……”

乍看这鹰,祁象就呆了一呆,一阵失神。

“嗥!”

与此同时,大鹰一叫,就在高空中扑落了下来。这动作,仿佛捕食似的,迅如闪电,瞬间从高空一坠,垂直掠下数百米距离。

“扑棱棱!”

在快要落在地面的时候,大鹰振起翅膀,刮起了一阵狂风,扑落之势一缓,然后盘旋绕行一圈,亮出了坚硬漆黑,好似钢铁的爪子,就要立在祁象的肩膀上。

祁象下意识地要躲,却克制住了,任由大鹰站立。

神骏的鹰隼,体形比他的脑袋,还要大上几倍。这样凶猛的动物,就挨在自己的旁边,这让他多少有些不自然。

“你……”

祁象定了神,偏头打量大鹰,语气不怎么确定:“小家伙?”

“嘎!”

大鹰回应了,与许久以前一样,脑袋亲昵的碰了碰祁象的脸颊。不过以它现在的体型,再做这样的动作,就显得有几分滑稽了。

“真的是你?”

祁象吞了吞喉咙,有些难以置信。

确实不敢相信……

毕竟在他的记忆之中,自己豢养的鹞子,就比巴掌大上一些,小巧玲珑。可是眼前这鹰,体型长过半米,而且貌似还有发展的潜能,与大雕大鹏差不多。

这鹰太大了,大得完全脱离了之前的形象。

不过,他又不得不信。因为,这鹰的羽翼之色,还有点点白斑纹,与以前的鹞子,也没有什么差别。

最重要的是,在鹰的身上,还有血契的波动。

鹞子可以长大,也可以掉包,但是血契的气息,却是双方签定,自然作不了假。

所以,祁象惊愕之后,也接住了这个事实,感慨万端。

“小家伙,没有想到,我们还有再见之日!”

祁象伸手,顿了一顿,才生疏地梳理一片片鹰羽。

他这是有感而发,要知道自从在两年以前,十方道袭击湖州的庄园,导致鹞子失踪,他久寻不获,还以为鹞子遭遇了什么意外,还懊悔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只是万万没想到,鹞子居然没事,还长了这么大。

看情形,没吃多少苦啊。

“快两年了,这段时间,你跑去哪里了?害我怎么也找不到……”

祁象有几分责问之色。

“嘎!”

大鹰举起了爪子,似乎是在回应。

“什么?”

祁象低头一看,目光顿时一凝,有几分发愣。只见鹰爪之中,悬挂了一个小小的竹管。这玩意儿,很眼熟啊。

“信管?”

祁象迅速反应过来:“你被人逮住,当成信使了?”

“嘎!”

大鹰偏头,继续举着爪子,它漆亮的眼睛,流动一些光泽,似乎在示意什么。

“好像……有情况!”

祁象沉吟了下,就顺势把竹管摘下,然后拨开管塞,轻轻一倒。果然不出所料,他在竹管之中,倒出来一张小纸卷。

这时候了,他也不矫情,直接展开纸卷观看。

“咦?”

看清楚纸上的内容,祁象顿时呆了一呆,又惊又疑。

“……救我?”

小小的纸片上,只写了两个清秀小字,祁象读了出来,一头雾水:“救谁?”

“扑棱!”

冷不防,大鹰翅膀高飞,在空中盘旋,徘徊示意。

“你是让我去救人吗?”

祁象皱眉,揣测起来。

九七电影网97好电影 “嘎!”

鹰声嘹亮,明显向一个方向徘徊。

“无缘无故的,让我去救个不知根底的人……”

祁象忍不住挠头,他也很忙的好不好,哪里有这个闲工夫啊。

大鹰不通人性,只顾在空中盘旋,叫声越来越急厉,似乎是在催促祁象跟上。

“唉,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移情别恋的家伙!”

祁象想了想,顿时苦笑起来。他立即明白了,这两年时间,鹞子恐怕已经跟了新的主人,在新主人的照料下,吃好好喝,才长了这么大。

现在,估计是它新主人遇到了危险,所以大鹰才飞来求助。

“凭啥?”

祁象很想问上一句,但是仰望空中,隐约感觉到,大鹰眼中散发出来的悲凉之气,这顿时让他心中一软。

“算了,是我欠你的……”

祁象叹了口气,轻轻的一挥手:“走吧!”

大鹰看明白了,顿时欢快一叫,纵飞而去。

“嗖!”

祁象扶风而起,轻轻松松,跟上了大鹰的身后。以他现在的实力,纵然不能飞上天徒手摘星辰,但是与鹰鸟比肩,还是没有问题的。

况且,他现在一口气在腹中,生生不息,循环往复。只要气不泄,就不会停。他现在的状态,与传说中的千里马差不多,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不会有什么障碍。

当然,没有障碍,不代表不会乏味。

祁象跟在大鹰的身后,一路疾飞掠行。好久之后,他发现自己好像上当了。

原本他以为,大鹰带自己去的地方,应该不远的。但是,掠行了一两个小时,大鹰还在空中振动翅膀,没有停下的迹象。

然后,又是几个小时过去,天色已经一片漆黑,他在经过一个小镇的时候,顺便察看了一些地域信息。

一看,他就懵了,重庆……

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抵达了重庆的边界。但是,大鹰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继续在空中盘旋、急叫,声声催促。

换了之前,祁象恐怕已经累垮,躺在地上懒得搭理大鹰。

可是现在,他实力提高了,好奇心也更加的旺盛。

祁象倒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驱使大鹰跨省来向自己求助。而且,那个人驱鹰求救之举,到底是撞运气呢,还是蓄意而为?(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